作者:连子强(华侨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李雪芳(华侨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在新媒介飞速发展的年代,短视频不仅是日常信息传播和人们消遣娱乐的重要手段,也成为展示和“活化”传统文化、承载人们集体记忆的主要平台。近年来,依托新媒体技术的有效开发和广泛运用,怀旧类短视频蔚然成风。老式建筑的即兴拍摄、旧式生活图景的自我呈现、老旧影像的片段拼接等短视频,动辄收获可观的播放量。“怀旧”这一意味深长的文化现象和“短视频”这一新兴的媒介形式相结合,造就了新媒体时代的独特文化景观,也成为当前时代思潮与社会发展的一个文化镜像。

怀旧是一种深藏在人们心中的潜意识,夹杂着特定社会群体对现代生活的感悟体验与历史情境的情感投射。新媒介技术的发展,使逝去的岁月得以通过影像手段保留下来,并通过剪辑、拼贴与重构,成为一种提供心灵慰藉的文化产品,而怀旧短视频正以这样的形式参与塑造当代人的精神世界。从内容上来看,这类题材的短视频大量集中于对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生活场景的展示与文化符号的呈现。比如,有的展示当时的农村生活,鸡蛋换冰棍、木棒转天线看电视的场景还原了许多记忆片段;有的主要走探店怀旧路线,包括菜市场买衣服、老式照相馆、巷子里的小食堂等;有的主打仿妆、模仿香港电影桥段、老电影内容拼接等。微观叙事与平民视角构成怀旧短视频的基本共性。

2月25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的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32亿,其中短视频用户(用户规模9.34亿)使用率为90.5%。怀旧短视频大量表现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生活场景与文化符号,也正是几代人的少年记忆乃至青春记忆,因而当下怀旧短视频呈现出一种明显的“中年叙事”。从代际的发展来看,当前社会的70后、80后、90后正在成为社会中坚,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承受着更多的社会压力。现代化的加速使得当代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社会发展日新月异,科技进步、社会变革和人们的生活步调不断加快。在加速社会中,人们必须不断调试自己以适应时代发展的步伐,而当个体无法适应加速社会和激烈竞争的环境时,一种“害怕落后”的焦虑情绪悄然滋生,成为具有普遍性、代表性、基调性的生活体验。

于是,怀旧短视频为这个群体提供了“精神按摩”。利用吃饭、候车等间隙当一回“低头族”,成为忙碌的工作生活之余难得的休闲娱乐时间。他们所经历的孩提时代、青春时代,每一步成长都伴随着现代化的成果与后果。怀旧是想象的浪漫纠葛。现代生活所缺失的,正好在怀旧短视频中获得短暂的精神抚慰。

通过“怀旧”,形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自我身份认同,并试图与“年轻人”群体进行沟通和协商。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的鸡鸣狗吠、黑白电视机、印花暖水瓶、港台流行文化、在泥地上玩角斗士、邻里间围坐在一起等候热门电视剧等场景,属于他们的集体记忆,是“青春”“美好”“理想”的代名词。

怀旧短视频还承担起了代际传承与代际沟通的使命。文化的沟通与传承依托于社会层面的仪式表达。不同代际的网络社群在怀旧短视频的交流、互动与共享中,悄然完成了怀旧短视频的符号接受与精神传承。正如现实社会中,城市的父母会带领年轻的子女到农村体验生活,更多的是希望子女们能领略自然的风光和劳动的价值。有的短视频创作者会跟孩子一起拍摄以前生活的场景,目的也是希望孩子能了解父辈过去的生存环境和精神世界。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怀旧短视频的传播主体,通过微观叙事,引领着短视频的受众在怀旧中反思当下生活,在传统与现代的不断交流与碰撞中重新审视生活中的真善美。今天的现实就是明天的历史,文化传承也正是在这种传统与现代的交流碰撞中不断积累和沉淀下来的。

我们也要看到,当下部分以“怀旧”为标签的短视频,打着情怀的幌子,创作的大多却是商业运作利益驱动下的内容,追热点、赚流量,在形式和内涵上完全以市场为导向。比如,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有的短视频拿老电影片段进行拼接、切条,或对其进行翻拍,“老梗”变“新梗”,播放量是有了,却沦为内容的“搬运工”,虽然能让不少受众从中享受片刻美好,但实际也涉及侵害原作者版权的风险;另外还有一些主打怀旧美食的账号,营销意味过重,容易变成流量的附庸,具有商业性、消费性、瞬时性等流行文化的缺点。

曾有新闻采访用户喜欢怀旧短视频的原因,其中有一位网友回答是为了思念过去的美好。中年群体一方面渴望突破自我、逃离舒适圈,一方面又犹豫不决,所以将内心的积极情感投射到怀旧短视频里,看似缅怀过去,实则追寻的是那个遥远的“乌托邦”,长此以往容易让人变得保守,对自我怀疑、对明天忧虑,这些都将催生内卷效应,保守困境一旦形成,将影响个人未来与自我发展,产生“躺平”的念想。

在以怀旧为主打题材的短视频中,李子柒的“古风”系列堪称现象级。这些作品通过表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相处的中国传统农耕生活,展现了传统社会的高尚道德与审美哲学。李子柒的短视频增加了城市年轻人的新理解:没见过的老灶台、柴火煮饭,抓鸡、挖红薯,新奇的场景压缩在几十秒至几分钟不等的短视频里,从旧农村、旧事物中展现了许多新亮点。亦有许多农村青年在看多了乡村怀旧类短视频后选择回到家乡,重新审视生活,投身乡村建设,怀旧风在刮向人们心田时也在无形之间促进了代际传承。

可以说怀旧短视频是人们追忆美好生活的载体,而美好生活是怀旧短视频修复受众现实创伤的关键,前者是镜子,后者是物像,通过映照,二者彼此关联、密不可分。其实,在碎片时间寻找心灵慰藉、还原集体记忆帮助社交是大多数人点击怀旧短视频的原因所在。现阶段,怀旧题材多元化,能从各个方面满足受众需求,但内容难免良莠不齐,因此怀旧短视频不能单纯以市场为导向,也需注意对社会价值的正面引导,因为它不只代表过去,还连接现实与未来。

时代的深刻变革下,着力关照现实生活、回应现实境遇,是怀旧短视频发展的方向。以平易近人的形式重现过去正是其魅力所在。我们需要“怀旧”来反思生活,明晰未来方向,也需要以“怀旧”寻求与他人的共同体验,实现有效的沟通。只有通过创作出一个又一个优质的作品,反映人们的审美追求,生发出情感共鸣,彰显正能量,怀旧短视频才能永葆生命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