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晚的亚冠比赛中,上半场结束前一次不起眼的任意球判罚直接导致国安队失球,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比赛的最终结果。对于这次有争议的判罚,记者了解到,国安俱乐部并不打算向亚足联申诉,俱乐部总经理高潮表示,比赛已经过去了,现在球队要做的就是全力备战下一场比赛。

事实上,就算国安俱乐部准备申诉,恐怕也是“申诉无门”。记者昨晚为此专门采访了亚足联裁判讲师刘铁军,他指出:“像亚冠这种级别的国际赛事,是没有所谓投诉裁判的。如果参赛双方对比赛中发生的情况有异议,可以向亚足联写一份比赛报告,对比赛中发生的情况进行说明。”他表示,对于这次有争议的任意球判罚,伊朗主裁判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做出判罚的,比赛结果已无法更改。

但是,无论如何,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次任意球判罚,很可能改变国安亚冠小组出线的命运。现在回过头来再看这次有争议的判罚,当事各方可以说都有各自的“道理”,而对于争议判罚导致的结果,也许只能感叹一声“造化弄人”。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国安队长徐云龙在上半场比赛行将结束前主罚任意球时,看到东京FC队4号球员高桥秀人挡在身前,徐云龙知道对方已经身背一张黄牌,如果此时阻挡自己快发任意球,将得到第二张黄牌被罚下场,国安队将在人数上占据优势。因此他快速发出任意球,其实也是一种经验的体现。

可徐云龙没想到的是,近在咫尺的伊朗主裁判默扎法利对高桥秀人阻挡国安队快发任意球“视而不见”,皮球打在高桥秀人的身上反弹到国安队后场,最终形成一次进攻并导致国安队失球。站在默扎法利的角度上想,上半场比赛即将结束,国安队比分领先,4号高桥秀人又身背黄牌,如果吹罚他阻挡快发任意球,则必须出示第二张黄牌将其罚下。默扎法利不想打破双方场上人员的均势,没有做出判罚也在情理之中。

刘铁军根据国际足联比赛规则向记者解释了在比赛中裁判如何判断对快发任意球的阻挡,他说:“根据规则,裁判员对延误比赛时间的行为将给予黄牌警告,防守方阻挡进攻方快速发出任意球,就是有意延误比赛恢复的行为之一,对此,裁判将给予黄牌警告。一般来说,判断防守方是否有阻挡快发任意球的行为,主要是看防守队员是不是站在了球的前面,阻挡皮球发出。在主罚任意球时,防守球员与球的距离必须是9.15米外,凡是在这个距离内防守球员有意阻止比赛恢复的,都可出示黄牌警告。但如果防守球员是在后退之中,皮球打到了身上,那么不能算是阻止恢复比赛。伊朗主裁判之所以没有判罚东京FC队4号高桥秀人阻挡快发任意球,可能从他的角度来看,高桥秀人并没有阻止比赛恢复。”

由于这个任意球引发的后果,国安队主教练帕切科在赛后曾不点名地批评了队长徐云龙的处理方式,而徐云龙也在赛后向队友表达了歉意。不过,比赛结果已经不可更改,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对于一场足球比赛,有时一个微小的细节也许就会断送90分钟的努力,但愿国安队这个“亏”不会白吃。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