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特殊时期的节日中,仍然有许多女性在坚守岗位。而在成都的体育战线,女性同样撑起了“半边天”。无论是运动员、教练员、体育老师还是体育协会工作人员,她们都在为成都体育的发展默默奉献。

在郑洁、晏紫两位成都妹子的感召下,成都网球不乏后人。热火朝天的“网球季”让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加入到了网球运动中,谢思琪就是其中一个。早在2012年,这位来自成都体育运动学校的小将就在市运会上独揽三金,成为成都网球的希望之星。去年10月,从“硬网”改打“软网”的谢思琪,“转型”8个月之后,便在第十六届世界软式网球锦标赛上夺得女子单打冠军。

今年23岁的谢思琪9岁起开始练网球,在进入成都市体育运动学校之后,进步神速,在国内大赛中崭露头角。2015年,成都市体育局积极践行“体教结合”训练模式,通过与成都体育学院进行交流合作,谢思琪进入成都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进行学习,一方面在高等体育院校接受文化教育,一方面在市体工队进行专业技能训练、提高竞技水平,并于2019年2月入选中国国家软式网球队备战本届比赛,成为成都加强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的一个“结晶”。

在成都体院读书期间,作为校代表队的主力,谢思琪也经常代表学校打比赛,一直没有离开网球。在2018年成都网球季“一带一路”成都-澳网国际大学生网球邀请赛中,她所在的成都体院队夺得第三名的好成绩。去年11月,从成都体育学院毕业的谢思琪回到了成都市体育运动学校。在完成了角色转变之后,走上工作岗位的她将又一次面临“转型”。

“与网球结缘十几年,多少有些难解难分。毕业后我回到了培养我的地方,具体做什么?肯定还是离不开网球。”谢思琪在接受运动成都采访时说,“我还想打球,参加比赛。虽然软式网球是非奥项目,但它在世界上还是非常普及的,而且国内也很重视。我会根据国家队对软式网球的发展规划,来决定自己今后的打算。即使以后不打球了,自己在大学学的是体育专业,我还可以当教练,把自己的经验和学到的知识传授给小朋友,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多年的运动生涯带给她不少伤病,但她依然追求着自己的网球梦想。谢思琪坦言,自己已做好了两手准备。“即使在疫情期间,我也一直保持着训练,有朝一日国家需要,我还是会上阵比赛,为国争光。”她说。

成都拥有众多的武术爱好者,这其中离不开成都市武术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以及成都市武术协会的大力推广。疫情期间,在成都武术爱好者的朋友圈,宅家练武术,居家打太极成为了一种时尚。由成都市体育局主办,成都市武术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成都市武术运动协会承办的“战疫情 迎五一”传统体育绿道健康行线上讲堂活动在广大爱好者中成为“网红”。在遍布在成都的天府绿道上,名家、高手、萌娃出镜献技,武术翻子拳、太极十式、八段锦……不仅吸引了很多小朋友和无基础的成年人加入,许多家庭夫妻、祖孙、母子齐上阵,大家或是居家练习,或是来到绿道、田间等空地操练,其乐融融。

截至今天,“战疫情 迎五一”传统体育绿道健康行线期,成都武术爱好者们的最爱,线万。有道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线上讲堂短短几分钟,简洁而精彩,这得益于负责活动视频制作的团队的辛苦付出,成都市武术协会秘书长刘凌琳就是其中一位之一。

“由于疫情期间的特殊性,活动开始以来的录制视频的工作就只有我们几个‘门外汉’来做。策划、撰稿、选择绿道、邀请嘉宾、视频录制等。”在接受采访时,刘凌琳正在电脑前准备下一期的内容,“尤其是视频录制和剪辑,以前根本没有接触过,可以说是现做现学。开始时一个一分多钟的视频,编下来要三四个小时,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两三点,但必须硬着头皮学,现在操作起来已很熟练了。大家都开玩笑说,这一个月下来,我们在服务广大爱好者的同时,自己也学会了一门技能。”

事实上,疫情期间在绿道上制作视频比平时要困难的多。首先是踩点选择绿道拍摄地点,其次是担心拍摄时爱好者们围观,再有就是后期制作。“以前做活动时只在局部绿道,这些天把天府绿道几乎跑了一遍,真是太美了,我们就想一定要把天府绿道的美展现给大家,所以跑了很多地方,一天走的路比以前一周走的路还多。说心里话,当第一期出来时,看到团队通过努力做出来的‘作品’,听到爱好者们的赞誉,我几乎是热泪盈眶,个中感受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战‘疫’人人有责,为广大群众服务,只要大家满意,再累也是值得的。”刘凌琳说,“作为成都市武术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和武术协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为战‘疫’出力,推广中国武术这项传统文化本就是自己的份内之事,是一种责任。我非常感谢成都市武术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和武术协会的领导,给了我这个锻炼的机会,在工作中学习,在工作中成长。”

陶丽汀是成都市体操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少体校体操女队主教练、成都市一级精英教练,同时也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跳水冠军任茜的体操启蒙教练。许多孩子从她这里开始接触体操,虽然有部分孩子后来选择了跳水、蹦床等运动,但陶教练对他们的启蒙教育让他们受益终生。

如今,陶丽汀依然坚守在训练教学一线,她希望自己曾经带过的弟子,明年有机会站上成都大运会的赛场,“目前一些队员在体院的体操队、艺术体操队积极训练备战。至于任茜是否参加大运会,目前还不能确定。”作为少体校体操女队主教练,她带领“重点班”的孩子参加省级比赛,积极备战省运会。

目前,受疫情影响,少体校的孩子们都各自在家隔离,陶丽汀带领教练组制定了完备的居家训练计划,要求孩子们每天在微信群里视频打卡训练。

此外,教练组每周最少给孩子们上3次网课,每次一般2个小时。“‘重点班’的孩子分为甲乙丙等几个班,分时段进行视频教学。根据居家的场地情况,主要进行身体素质、力量、柔韧等基本训练,训练量不能太大,又要全面考虑上肢、下肢、腰部的能力训练和一些基本动作,保证在疫情结束之后孩子们不会出现太大的退步,人员不会流失。” 陶丽汀介绍。

同时,少体校体操女队还有“普训班”。“‘普训班’的训练以强身健体为主,还帮助他们提高抵抗力。同时,我们在计划中制定了亲子训练的内容,很多教学视频都是大人和娃娃协同训练,既能一起提高身体素质,也能促进情感交流。”

陶教练笑言,现在的线上教学,可比原来的面对面指导累多了,“一堂课下来,嗓子喊哑了,还要盯着屏幕纠正动作,眼睛也看痛了。”

出生于1989年的袁野,是成都双流区东升小学的一名体育老师。2015年8月,袁野主动报名,来到巴塘支教。那时,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待,就是5年。5年的时间,曾是专业足球队员的袁野在巴塘县人民小学成立了第一支男子足球队,曾经把足球当皮球拍的高原小子,通过专业的训练还拿到了州中小学足球比赛第三名的成绩。

巴塘县,是甘孜藏族自治州西南部的一个县城,也是国道318在四川省境内横贯的最后一个县,县城平均海拔在2500米左右。2015年8月,作为双流区教育系统派出的支教老师,袁野来到了巴塘县人民小学。袁野说,促使自己报名支教的原因,是印象中见过一张希望工程的宣传海报上,一个小女孩渴望读书的眼神,“之前也了解过,语数外主课的老师一直以来都有,但缺专业的体育、音乐老师”。而袁野毕业于成都体育学院,还曾是市级专业足球运动员。

刚到巴塘时,除了晚上睡不踏实的轻微高原反应、干燥得鼻子出血的气候、冬天缺水的生活条件,让袁野不适应的竟然是巴塘的小学下午6点半才放学。“在巴塘,很多家长无法辅导孩子的作业。”袁野说,所以巴塘的小学放学晚,孩子们就能在学校里完成作业。作为巴塘县人民小学唯一的一名专职体育老师,全校25个教学班,袁野一个人带了10个班,每周至少有24节课(包括兴趣班课程)。周一到周五上课,周六学校组织教学培训、开会,袁野的工作强度比在成都大多了。

2016年8月,巴塘县人民小学搬进了教育园区,有了专门的足球场,园区的软件设施也是由双流区援建的。同年10月,袁野在巴塘县人民小学成了第一支男子足球队,第一批一共16名队员。“我们主要踢五人制赛制。”袁野说,队员都是从三年级到六年级的学生中筛选的,每年高年级的孩子毕业了,再从低年级里选拔。这几年,加上兴趣班的孩子,差不多有上百名的学生接受了足球训练。足球队也慢慢地添置了专业的训练装备和统一的服装。2017年、2018年,袁野带领足球队的孩子,在全州中小学生足球运动会上,拿下了第四名和第三名的成绩。

年前袁野回到了内江老家,照顾身患癌症的母亲。由于疫情原因,目前学校还没有开学,袁野仍然待在老家,对于常年因为支教无法在家的她来说,这段时间给了她一次好好尽孝的机会。不过即便这样,袁野仍然没有停止工作,她通过网络给孩子们安排了一些疫情期间的训练计划,跳绳、深蹲跳等,帮助孩子们保持体能。很快,袁野又将返回巴塘,5年的支教生涯,让她和孩子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也让孩子们有了一个可以触碰的足球梦。

淑气芝兰繁茂,春风桃李芬芳。无数个动人瞬间汇聚心中温暖,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祝愿各位女性同胞节日快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