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Ilija Petković,1945年9月22日-2020年6月27日)

,生于克宁,前南斯拉夫足球球员,退役后成为了教练。曾效力过的队伍有贝尔格莱德OFK塞尔维特福冈黄蜂塞萨洛尼基阿瑞斯足球俱乐部、南斯拉夫、上海申花四川足球俱乐部塞黑队仁川联多哈国民庆南FC。

2020年6月27日,伊利亚·佩特科维奇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贝尔格莱德不幸去世,享年75岁。

Ilija Petković,塞尔维亚语:Илија Петковић

在踢球的日子里,佩特科维奇是一名天分出众的在右路活动的球员。15年职业生涯中代表贝尔格莱德OFK队(OFK Beograd)参赛场次超过500场。他还曾品尝过法国足坛的味道——在特鲁瓦足球俱乐部(Troyes)队踢过球。

1968年至1974年期间,佩特科维奇曾代表前南斯拉夫国家队参赛43场,进6球,他还曾参加了1968年意大利欧洲杯(European Championship),帮助前南斯拉夫队打进了决赛——对手是东道主意大利队。他参加过5场在德国举行的1974年国际足联世界杯赛(FIFA World Cup),在前南斯拉夫队9-0狂胜扎伊尔队的比赛中攻进1球,在1974年世界杯赛场上共踢了357分钟。

1990年,同样在贝尔格莱德OFK,佩特科维奇在这里开启他的执教生涯。

塞黑队轻松晋级2006年德国世界杯(2006 FIFA World Cup Germany)决赛圈要感谢他们的教练伊利亚·佩特科维奇(Ilija Petkovic)。

在塞黑队2000年荷兰比利时欧洲杯(UEFA EURO 2000)四分之一决赛中1-6大败于荷兰队后,佩特科维奇被任命为塞黑队主帅,作为武亚丁·博斯科夫(Vujadin Boskov)继任者的佩特科维奇率队开始打2002年韩日世界杯(FIFA World Cup)预选赛。在被任命为国家队教练前,佩特科维奇曾在祖国、瑞士、日本和希腊联赛中执教。前南斯拉夫队备战1998年法国世界杯(France 98)期间他曾在斯洛博丹·桑特拉奇(Slobodan Santrac)手下工作了两年。

不过佩特科维奇于婶拳蒸连2001年1月宣布辞职,当时他仅率队打了一场国际比赛——赢了卢森堡队。塞黑足协的震荡导致足协主席米尔哈尼奇(Miljan Miljanic)离任,秘书长布拉托维奇(Branko Bulatovic)领导下的新体制让皮特科维奇感到不快。乔利奇(Milovan Djoric)率队打了3场比赛,久尔科维奇(Boskov-Savicevic-Curkovic)和萨维切维奇(Dejan Savicevic)都先后当过前南斯拉夫队教练。

佩特科维奇和中国顶级联赛队上海申花队(Shanghai Shenhua)签定了一份有利的执教合同,这显示他依然是全球的香饽饽。

2001赛季之初,上海申花在他的率领下一路高歌猛进,胜大连、平鲁能,创造了开局10胜2平(其中七场连胜)的骄人战绩,这也是迄今为止申花的历史最佳赛季开局。但随后接连而来的伤病和引援不力让球队逐渐丧失了冲劲,从第13轮客场2比4不敌辽宁开始,申花队在此后9轮联赛中只拿到了1胜8负的成绩,最终目睹大连实德提前夺冠。

在萨维切维奇率领的国家队在2004年葡萄牙欧洲杯(EURO 2004)预选赛中客场遭阿塞拜疆队羞辱后,佩特科维奇第二次拿到了国家队——现塞黑队的教鞭。尽管佩特科维奇未能改变国家队无缘2004欧洲杯决赛圈的命运,他依然开始为将在未来获套兰主得成功的国家队打基础。

佩特科维姜市察朵奇的任务是组建一支欢妹团结而且斗志顽强的球队,他的选材范围很广——从在欧洲俱乐部队中踢球的球员到缺乏大赛经验的塞黑国内的年轻球员,只要是有天分的球员。

佩特科维奇运用培养年轻球员的能力很快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国家队的技战术素养也得到提高——特别是在防守促兵连上。在他领导下,塞黑队抛弃了以尝格道前成为“巴尔干半岛上的巴西队”(Brazil of the Balkans)的野心,集中精力致力于本队悼朵燥实力的提高,而不是如何难以被对手击败。

2001年,佩特科维奇追随许多前南教练的脚步来到中国,执教征战甲A联赛的上海申花,执教期间率队26场比赛,取得15胜3平8负的成绩,带领申花获得当赛季甲A联赛亚军,在离开申花后佩特科维奇还执教过四川冠城。佩特科维奇生前最后一份教练工作是在2017年执教塞尔维亚U20国青队。

Assistant Manager of:Takaji Mori(43 Games)

“伊利亚的战术打法属于技术流,比较注重二打一、二打二的、三打三局部配合,边中结合、转移战术也有自己的特色,这样的打法适合上海球员头脑好、技术好的特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他和球员的相处也很好,几乎没有特别大的矛盾,是一名儒帅。他的性格特点、战术打法,其实很贴合上海这样的城市气质。包括我的执教,我的管理,也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

“佩特科维奇非常儒雅,总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就算是比赛输了,他也不会怪罪球员,而是自己承担责任,鼓励大家把下一场比赛打好。作为教练,不管比赛打得顺还是不顺,佩特都给人一种非常沉稳的感觉,所以就算是他什么话都不说,一样可以让队员感受到一种力量。”

“他对于球员的爱护和管理,让人印象深刻。我们在酒店吃自助餐,我记得他当时和我说,运动员应该多吃一些鱼、虾之类的优质蛋白质,不建议吃太多别的肉类食物。包括饮食在内,他对我们生活上的一些细节都非常重视。”、“佩特平时在与球员的情感交流方面处理得很好,非常尊重我们的传统文化,甚至节假日也愿意和我们在一起,作为外籍教练,他的很多方面都让我在日后的职业道路和执教道路上受益匪浅。”

“伊利亚非常绅士儒雅、和蔼可亲。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这种人格魅力,另一方面则是他前南斯拉夫足球名宿的光环,那时候我非常崇拜这个老头。”

“很多大牌教练都喜欢摆谱,但佩特从来没有过,在吃和住方面非常随和,从来不会提出这样那样的额外要求。他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没有任何爱好,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足球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